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林老师高中政治教学博客

普宁市第一中学 政治组 林锦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有问题“写留言”,我都会尽快回复的。我的回复大多只是我个人的理解,不代表其正确性,请大家辩证看待。广东高中政治教学群:292837719

网易考拉推荐

税务总局被指无权决定不再提个税起征点  

2013-03-08 20:11:09|  分类: 政治生活备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3年03月08日11:22  半岛都市报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企业家甘连舫自去年在全国两会上呼吁向富人加税,放穷人一马之后,3月6日在全国政协会议分组讨论时继续呼吁提高个税起征点,增加中等收入群体购买力。同组的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宋兰现场回应,将个税起征点提高到3500元已经让纳税人从9000万人减少到3000万人,继续提高起征点没可能。    

  税务总局有关负责人的这一表态,引发舆论高度关注。这不仅是因为个税起征点关乎很多人的利益,也是因为这一表态出人意料。众所周知,能否提高个税起征点,并不是由税务部门说了算,而是由全国人大说了算,因为税收法定是最基本的原则,而且,个税起征点的调整也涉及到个人所得税法的修订。因此,继续提高起征点有没有可能,应该由全国人大来决定,而不是由税务部门来决定或者由某个人来决定。

  税收法定是基本的税收常识。然而,从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对税收的强烈反映来看,“税收法定”执行并不好,本该由立法机关决定或法律决定的税收,实际并不是法定。比如,有人大代表反映,国家18种税中只有3种税是由全国人大立法征收的,其余的15种税都是由国务院通过暂行条例,通过试点来推出的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联想集团总裁杨元庆也反映,现在税收太多了。税收之所以多,原因之一也在于,不少税种不是由立法机关来决定,而是由行政机关来决定,那么,税收就相对随意了。而税收随意,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税收决策者,最痛苦的则是纳税人。

  如果由立法机关来决定税收,不仅让税收的“腰板”硬了,而且立法机关会综合考虑各种因素进行决策,尤其会考虑民意,因为人大也是“民意机关”。如果收税权力真正回归人大,“税收法定”原则得到贯彻,类似于“不会继续提高个税起征点”这样的表态应该不会出现。从某种意义来说,由于税收关系到每个人的利益,税收是否法定,税收权力是否关进法律的笼子,是检验一个国家法治进步的重要标准。


32位代表联合建议将征税权收归全国人大(图)

羊城晚报张林 孙晶

32位代表联合建议将征税权收归全国人大(图)

代表正在为赵冬苓(站立者)的议案签名 山东商报供图

  羊城晚报讯 特派北京记者张林、孙晶报道:“作为最高立法机关,征税权力不能继续旁落。”山东团全国人大代表、著名编剧赵冬苓在小组发言时表示,征税权力本属全国人大,但从1985年开始全国人大将其大部分授权给了国务院,至今已近30年,是时候收回了。

  或将推进税收制度透明化

  也许,赵冬苓的这份议案,将推进中国税收制度实现透明化。3月8日晚,赵冬苓表示:“截至3月8日下午3时,我已征集到32位全国人大代表签名,法定30个代表联署可以成为议案。”

  几位法律界朋友告诉她,1984年,全国人大授权国务院拟定有关税收条例,以草案形式发布试行;1985年又通过了一个暂行规定,授权进一步扩大。

  赵冬苓认为,我国财政收入已达到10万亿元的规模,税收关系到每一个公民,每一个家庭,全国人大将大部分征税权授权已将近30年,是时候收回了。

  赵冬苓说:“我觉得我提出的是建设性意见。现在人大授权国务院通过暂行条例征税是有一定的历史背景的,是为了当时能够加快经济发展。现在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应该把税收立法权回归人大的时候了。”

  征税要透明,使用也要透明

  赵冬苓的建议在网上引发了巨大反响。网友@楠楠妈妈的幸福生活问赵冬苓:对于长期的授权立法已经影响税法的权威这个问题,您怎么看?赵冬苓回答说:“我们一起努力,争取改变这种状况。国家一定要收税,但要合乎法律和程序的收税,让老百姓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交这个税,还应该让老百姓知道政府如何使用了这个税收的钱。”

  把税收立法权收归全国人大对于老百姓来说有什么好处?

  赵冬苓回答说:“我想,首先,每一项税法在颁布以前,都会经过人大的充分讨论,征求意见,让每一个公民都知道,征这个税的理由是什么,要征多少。然后,政府依法征税,公民依法纳税。”她还表示,不光税收立法要透明,征来的税如何使用也应该透明,这才是对纳税人的负责。

  这个议案是出于什么目的来提出的呢?

  “没有什么目的。我是人大代表,自然要关注有关国计民生的问题。恰巧在开人大以前国五条发布,激起社会很大的争论,引起了我的关注。”赵冬苓表示。

  有记者追问道:“如果今年这个议案失败了,你还会继续坚持么?”赵冬苓直截了当地回答:“我会坚持的。我在会上发言的时候已经说过,一年不行两年,两年不行三年。也许我始终没把这件事情做成功,但我至少努力过了。而且我相信,这个问题应该不久就能得到解决。”



18种税仅3种经过立法 代表建议收回税收立法授权

新京报

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连宁建议,今后新出台的税种一律通过人大立法

新京报讯 (记者王姝 郑道森)“税收法定”,全国人大应收回1985年授权给国务院的税收暂行规定制定权。连日来,这一话题成为各代表团的热议焦点。

在9日广西代表团的全团会中,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连宁在发言中表示,税收立法的授权收归全国人大“已时机成熟”,建议今后新出台的税种,一律通过人大立法。

人大代表

建议年底前收回税收立法授权

目前,我国的十八大税种中,仅个人所得税、企业所得税、车船税这三个税种,由全国人大立法确定了征收权,而其余税种的征收合法性,均源自国务院所作的暂行规定和条例,也就是行政性规定。

对此,山东代表团部分代表正准备提交联名议案,建议全国人大于今年底前,收回此前授予国务院的税收立法权和法律解释权。截至前日15时,这份议案的联名代表已达31人。同时,浙江等其他代表团,也有代表在正式场合提出,税收立法权应交给最高权力机关。

人大副秘书长

建议下届人大加强对税收立法

“从税收法定的原则以及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经验来看,我们认为,税收立法由授权逐步转为由人大立法的时机已经成熟了。”李连宁建议,下一届人大及其常委会切实加强对税收领域的立法。

他还建议,今后新出台的税种,一律通过人大立法。对过去已经授权国务院制定的税收条例,需要修改完善的,不要在条例层面再去修改了,而是提请全国人大制定法律。

“需要在一定地区先行先试的税收制度,也应该由人大做出决定,像全国人大常委会曾授权国务院,在广东调整部分法律规定的审批,这就是很好的例子。”李连宁说,要确保税收这样一个关乎公民法人切身利益的事情,有完整的法律保障。

谈及热议的遗产税时,李连宁认为,“开征与否,怎么开征,何时开征,利弊如何,经济效益成本分析怎么样,都要经过科学论证。”

对话

全国人大代表赵冬苓:

不是反对收税,是想强调程序正义

今年两会上,一则关于“全国人大收回税收立法授权”的建议引发了舆论的广泛讨论,有媒体评价,这个建议是今年两会上“最有含金量的建议之一”。提出这个建议的代表,名叫赵冬苓,是一名新代表。在她的微博上,认证信息是“专业编剧,作品包括《沂蒙》、《南下》、《孔繁森》等”。

昨晚,她发微博说:“我相信只是巧合。”她还表示:“我只是不知深浅,在一个正确的时间,懵懵懂懂说对了一句话。”

18种税只有3种经过立法

新京报:你不是税收方面的专家,为什么会想到提这个提案?

赵冬苓:我是一个一直对社会问题很感兴趣的作家,过去对税收问题的确一窍不通。

我在微博上和很多律师常年保持联系,我问他们一些有关税收的问题,我们国家的税收到底是个什么状况?我们找资料,才知道我们的18种税只有3种税经过立法,其他的都是暂行条例,一暂行就几十年,这种情况不大正常。

新京报:你都得到了哪些专家的帮助?

赵冬苓:最先帮我的是一个广东的专家,是通过微博上互相关注的一些律师找到的,起草的时候,我们反复了讨论几次。

然后他又帮我找到北京大学的刘剑文教授(北大法学院教授,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),他帮我修改了议案。

联署30个人一开始没把握

新京报:有些新代表说,第一次来先听听大家讨论什么,第二次再提建议,你怎么看这种现象?

赵冬苓:其实我也有这种心态,来以前我也不知道人大具体是怎么运行的。

但是我有一个很坚定的想法,我既然当了,就要认真地当,认真地审查各项议程,需要赞成的就赞成,需要反对的就反对。

新京报:从最初一个提议,到激起比较大的社会反响,是怎样的一个过程?

赵冬苓:其实我是一个很安静的人,过去很少出现在媒体的视野里面。在小组里面发完言之后,也没引起讨论,只是记者们反映比较强烈。

没想到报道一下子传开了,而且反响几乎都是一边倒的,觉得这是应该做的一件事情。

一开始我对能不能联署到30个人是很没有把握的,但其实去找代表签的时候,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。我们小组很多代表都是做企业的,他们都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解决,所以在小组里大概就签了十几个。

有了这十几个以后,我就非常有信心了。现在甚至还有跨团的代表来联署,例如有湖南的代表,上海的代表。

新京报:你是怎么找到这些代表的?

赵冬苓:也是通过媒体。比如东方卫视采访了我,后来告诉我上海团有一个叫樊芸的代表特别想签。我跟她是在人民大会堂见面,她在那儿签的。

不是反对收税,是强调程序正义

新京报:现在一些反对的声音,你注意到了吗?

赵冬苓:比较少。有些反对的声音是一些误解。

新京报:有专家认为,税收立法收回人大之后可能会影响行政效率,你怎么看?

赵冬苓:我不认为政府依法行政会带来负面影响。既然是依法治国,那么权力总是要有约束,受法律的约束。比方说现在有15种税现在是暂行条例,那你把它立法,变成法律就好了。我不是反对收税,我就是强调程序正义。

声音

来开会前,我特意找了很多民营企业从业者,了解他们的诉求。大家都觉得,现在做企业很不容易,特别是中小型企业,生存环境太艰难。所以,大家希望国家能“放水养鱼”,休养生息,比如减免一部分税收。而且,由负责花钱的机构决定收多少税,这不合理。征税权力应该由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也就是人大行使,所以希望人大能收回税收立法授权。——全国人大代表、开山集团董事长曹克坚

●对过去已经授权国务院制定的税收条例,需要修改完善的,不要在条例层面再去修改了,而是提请全国人大制定法律。

——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连宁

●我有一个很坚定的想法,我既然当了(人大代表),就要认真地当,认真地审查各项议程,需要赞成的就赞成,需要反对的就反对。

——全国人大代表赵冬苓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