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林老师高中政治教学博客

普宁市第一中学 政治组 林锦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有问题“写留言”,我都会尽快回复的。我的回复大多只是我个人的理解,不代表其正确性,请大家辩证看待。广东高中政治教学群:292837719

网易考拉推荐

粮食只卖不吃,阴沟里易粪相食(济南日报)  

2013-03-25 08:57:28|  分类: 经济生活备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3月18日下午,记者跟随省环保厅环境执法人员,来到新乡市凤泉区大块镇小块村的东风造纸厂。车间里工人们正忙碌着。在造纸厂院墙的外围墙根下,一条明渠通向该企业的污水处理处,渠中翻滚着造纸废水,废水为灰白色,呈砂浆状。而明渠外侧下方,有六个预留的直排口,未经处理的造纸废水顺着麦垄流进近百亩麦田。小块村61岁的村民张大爷说:“这些地产的粮食都卖了,我们自己肯定不吃。”
  “(自家)地产的粮食都卖了,我们自己肯定不吃。”看似咄咄怪事,实则契合逻辑,正因为自己种的,才知道质量优劣,用污染非常严重的工业废水灌溉的麦田,打小就被毒水浸润而成的小麦当然不能吃,也不敢吃。
  稍微一思量,便可发现“只卖不敢吃”何其常见。有网友抱怨:“卖包子的不吃自己做的包子,种菜不吃自己种的菜,卖药的不敢吃自己生产的药,卖奶粉的不吃国产奶粉……人骗人的结果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你去吃掉别人,要么被别人吃掉。”也许,这就是坊间常常念叨的互相“投毒”。当然,不吃自己种的东西、生产的东西,与其说是狡黠,不如说是无奈;与其说故意投毒,不如说是一种不得已的自我保护。
  只卖不敢吃,这是悲剧,但事情并未完结,自己不吃,总得有人吃,因此应追问,是谁吃了这些问题小麦?不少人的心理是,反正自己没吃,可以找到一些安慰,但别人吃了自己能放心吗?“青春痘长在别人脸上,自己最放心”,让别人吃有毒的小麦,但凡有些良心的人恐怕都会感到愧疚吧。
  不吃自己种的,但总不能扎住脖子不吃不喝吧,那么,自己吃什么?吃别人种的就大可放心了吗?网上有这样一个段子:炮制毒大米的不吃自己的大米,但天天吃着加了大量漂白粉的馒头;做馒头的不吃馒头,却天天吃着毒米做的米饭……不吃自己种植的毒小麦,却有可能吃到别人生产的毒馒头,喝到问题厂家炮制的毒奶粉,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悲催?套用一句诗“你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,现实的可怕之处正在于,你想自保都不可能。
  一个最基本的食品状况应该是,我不生产问题食品,更不把问题食品销给他人。正所谓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,我不敢吃的东西,绝不让别人吃。如果每个人都这么自律,有底线,问题食品也许就不会跑出来害人。当然,良知是靠不住的,这就需要监管给力。监管部门的职责起码有两点,一是加强事前监督,不让问题食品生产出来;二是不让问题食品流通。别等到问题食品上了民众的餐桌,爆发了食品安全事件,才想起来监督。
  更需追问的是,谁让农民不敢吃自己种的粮食?也许没有谁愿意坑人,新乡的这些农民也愿意吃自己种的小麦。他们之所以选择污水灌溉粮田,是屈辱也是无奈,这折射出法规被践踏、监管部门失语的现状。根据相关法规,企业必须对污水进行处理,处理达标后才能排放,可新乡这家造纸厂直接排放污水,且引到粮田,这说明当地政府部门已经涉嫌不作为和乱作为。很显然,粮食只卖不敢吃,再次证明了“易粪相食”的存在,它不只是嘲讽,更是诘问。
(作者:王石川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